说好的小视频时代呢?

2015年12月04日来源:澎湃新闻

上周,新版微信悄悄拿掉了下拉拍摄小视频的功能,更新日志里只字未提。不过去年国庆增加这功能的时候,曾引发了一阵朋友圈晒小视频的狂潮。


小视频是微信 6.0 更新最重要的功能,发布了名为“视频时代”的海报,并将拍摄入口设立在主界面,手指往下滑一下就能开始拍视频,这比点进朋友圈还要少一个步骤。微信的期望有多高可见一斑。


一年后,小视频的直接入口被拿掉,你只能在朋友圈或者对话的新建按钮发送视频。不难猜测它的表现没能达到微信的预期。


拥有 6 亿用户的微信,还是没能带进“视频时代”。而过去两年,失败的小视频项目也不只是它一个。


还记得两年前那些允诺下一代社交的短视频应用么?


2014 年 10 月,创业媒体 36Kr 发布了题为《36 氪专访 Blink 创始人施凯文:50 天,1600 万美金 A 轮融资,1 亿美金估值,每天 10 万张照片上传量》的文章,主角是刚上线没多久的短视频社交应用 Blink 快看,创始人是音乐应用 Jing.Fm 的施凯文。


从当时的报道文字和创始人的话看来,你不难感受到下一个革命就要来了:“切一块微信蛋糕”、“场景社交”、“瞬时社交”等等,短视频俨然成为社交应用不可缺少的元素之一,2013 年更被称为“短视频分享应用元年”。


从当时关于 Blink 的报道里,你看不到太多产品本身的信息。这基本就是复制了国外同期的短视频社交应用 TapTalk:打开就是摄像头,按住右边联系人头像就可以给对方发送一段最长为 15 秒的短视频,还可以加上一些涂鸦的简单特效。



短视频应用在 2013、2014 年的爆发


然而,经过 10 月份媒体的频繁曝光带来的巨大下载量后,Blink 就暴露了诸多产品问题,在施凯文及 Blink 微博后面的评论上,随处可以看到 Blink 用户的意见——收不到验证码、无法注册、换不了头像、无法添加好友等等。



Blink 使用页面


结果到 11 月中,产品才刚更新到 1.3 版本,Blink 在苹果应用商店社交分类的下载排名已经跌落到 500 名前后。对于需要聚集大量用户的社交应用而言,这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Blink 的苹果应用商店下载排名变化


现在看来,Blink 这么一个基本功能不可用,创意全靠抄的产品,迅速死亡并没什么让人惊讶。但是红杉资本领投的 A 轮 1600 万美元融资很难不让人多看它两眼——红杉早前投资的美团、大众点评、大疆等创业公司都已经迅速成长为行业巨头。


不难理解为什么投资人会觉得短视频是社交的未来。


互联网社交服务,一直跟着网络和技术发展的趋势在变。当 2004 年 Facebook 成立的时候,马克·扎克伯格做的社交网站还是一个以 PC 网页端为主的产品。而诞生于 2006 年的微博客 Twitter,最初的信息更新机制和 140 字的规则都来自于短信。 Instagram 在 2010 年发布时,iPhone  4 将摄像头像素提高到 500 万。


到了 2013 年,中国市场上的千元智能手机摄像头的像素已经达到千万级,加上 4G 网络的普及,更快速的移动互联网促生了短视频服务。


而中国创业公司创意来源的硅谷,在那时也有了些可以效仿的对象。 2013 年,Twitter 也发布的短视频应用 Vine,让用户拍摄 6 秒长的短视频,并能同步到 Twitter 分享,用户一下子做到了 1300 万人。同年 6 月,Instagram 也增加了短视频分享功能。  


美国的 TapTalk 也在 2014 年刚拿到 580 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每个月有 250 万名活跃用户。就连社交巨头 Facebook 也抄了短视频社交的想法,推出了类似 TapTalk 的应用 Bolt,还被 TapTalk 创始人 Onno Faber 嘲讽了一番。


就在 2014 年,分享图片或者短视频的阅后即焚社交应用 Snapchat 估值已经超过 20 亿美元,宣称每个月有超过 1 亿用户在 Snapchat 在使用服务,而这些用户大部分都是不满 18 岁的青少年。


国内做短视频社交的产品也像雨后春笋那样冒了起来,Blink、秒视、Biu、友约……但经过了一年多,现在在应用商店的下载排名中,除了美图秀秀的美拍、与新浪合作的秒拍的这种工具类短视频应用外,带有社交属性的短视频产品早已宣布死亡,掉到在社交应用分类的 500 名之后,而腾讯微视团队更在今年三月解散。


低估用户的短视频才能活下来


他们失败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个是,短视频内容并没有如预想中那样,成为即时通讯中的热门内容。


无论是 Taptalk 还是之后的模仿者,他们大部分做的是一个快速用图片和短视频“聊天”工具。尽管理论上 4G 网络发展和智能手机的普及给了短视频传播的基础,但有短视频内容制作成本远比文字和图片高。很多时候,一个 emoji 表情,打字只需要 2 秒就可以完成的信息交互,在这些短视频应用里面,你需要梳好发型控制好表情才能拍摄。更不用说,这些视频内容也不太适合于任何稍微正式的对话情景。


更大的问题是,包括微信小视频在内的短视频服务,都高估了自己的用户。

以往当我们谈论视频社区的时候,更多是明星(或者颜值高的人)创造内容,而普通人围观、转发,如果就提供一个普通的工具,让用户自己拍摄短视频,那么他们制作的大部分内容可能都不会让人有什么传播欲望。


而反观 Instagram,维持了多年的正方形图片和自带十几款滤镜极大减少普通人构图和 PS 图片的成本。即使不会拍照,只要把咖啡杯放中间按下快门就好,对焦失败也没关系,夸张的滤镜还能带出来别样的艺术效果。


Vine 的视频拍摄并不是一镜到底,它鼓励用户分开拍摄三个 2 秒视频,然后合并成一个 6 秒短视频——拍完之后,视频还会轮回播放。 Vine 最后吸引了大量具有喜剧效果的短视频。相比之下,希望让用户自己做好一切,拍出 15 秒视频的 Instagram,最后就没能吸引到同样的内容。那些专业制作的 15 秒广告片背后基本是整个团队的努力。


今天还活得不错的短视频应用也都像 Vine 一样降低了门槛。以美图秀秀出品的美拍 Slogan 是“十秒也能拍大片”,在拍摄界面,美拍提供了和 Vine 一样的拍摄指示,同样提醒 2 秒左右松开拍摄,接下来可以挑选和美图秀秀一样的滤镜效果:忧郁的黑白,蓬勃的晨光等,并加上各式阳光映射、樱花飘舞、纯音乐的 MV 效果,马上就生成一部(脸都看不清楚)的唯美 MV。



美拍社区及“傻瓜式”的视频编辑功能


在今年夏天流行起来的小咖秀中,你甚至连要拍什么都不用考虑,因为它连剧本台词也准备好,你只需要对着热门台词对对嘴型、一边做夸张搞笑的表情,就能拍出一个“逗比”的搞笑视频,还自带柔光效果。


视频应用对内容制作的限制,反而鼓励了内容的创造,小咖秀在 8 月份一度冲上 App Store 免费榜单的第一名,日活跃用户超过 500 万,日均原创短视频有 120 万条。


回到微信小视频,同样 6 秒长度,却不支持任何编辑、美化、转发功能,基本打消了用户上镜的冲动,在微信取消下拉小视频功能之时,拥有秒拍和小咖秀的“一下”公司(就叫这个名字)获得了 D 轮 2 亿美元融资,和新浪合作的“秒拍”,每天有超过 100 万个视频上传。


此时距离“短视频应用元年”才过去两年,但不少当时看起来要带来革命的产品已经销声匿迹,只剩下美拍、秒拍等几家公司,而其他打着“瞬时视频社交”口号的公司都转型做起别的项目了。


不知道今天看起来代表了未来的产品形态,又有多少在两年后还能活下来呢?


(来源:好奇心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