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台球开小差

2015年05月19日来源:本站原创

玩上斯诺克是二十年前的事,年轻人玩什么都容易上手!

对于一帮好青年来说,当然得找些健康的运动来消解霓虹灯下的孤独和寂寞。男人是特别怕寂寞的,当初上帝就是生怕亚当寂寞,所以,趁他睡着取出一根肋骨塑造了夏娃来给他作伴,可见男人天生就是怕寂寞而喜欢热闹的。所以,一帮兄弟常聚在一起打发时光。

那时正是保龄球兴起,没打几回这帮好青年就充分地显示了自己在运动上的不高也不低的天分,两百分上下的分数像那只球一样晃荡。高分看来没法一蹴而就,而费用却在无声无息中增加,感觉抛出去的不是保龄球,而是白花花的银子,像打水漂一样听个响,兄弟们那会可没几个钱的工资,心疼啊!于是,说打保龄球是“打伤了手臂打弯了腰”! 转移阵地,我们成为中国最早的一批台球斯诺克实践者!

因为台球当年还是为绝大多数人所陌生的,只因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汕头作为一个与香港关系密切的特区,香港人把它带到了汕头,而香港人打斯诺克当然是受英国人的影响。内地许多城市当时还不知何为“斯诺克”,后来为斯诺克在中国的推广做出重大贡献的丁俊晖那时还在穿开裆裤呢!

虽然台球运动的历史可以上溯到15世纪,但斯诺克的玩法则相对晚了许多。1927年才在伦敦举办第一届斯诺克台球世界锦标赛。但在英国广播公司的推动下,斯诺克很快成为英国仅次于足球的第二多电视观众的运动。

“斯诺克”一词为英文的音译,英文原词Snooker,意思是阻碍、障碍。所以刚开始打斯诺克时总以为对手制造障碍和解球为乐,把它理解为平面几何的数学实践,但随着打球、看球时间的增长,对QQ截图20150513112055.png于斯诺克的认识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似乎这项运动蕴含了许多人生的哲理。

首先,机会总是伴随着风险。当台面上形势一片大好之时,往往容易让人激动,有好的进攻机会总是会考虑连续进攻的下一步,这是连续得分的必然,但这同时也是风险所在,为了白球的走位,有时难免勉强为之或增加击球的难度,这时的主调是进攻,于是基本上不考虑防守。而恰恰是在这种一帆风顺的进程中,稍微的一点失误就会将大好局势断送,把机会拱手让给了对手,这种风云莫测的瞬间变化也正是台球比赛最为吸引人的看点,有时一场比赛中就会出现许多次的波澜起伏局势变换、许多次的峰回路转绝处逢生、许多次的阴沟翻船晴天霹雳……这样的情节有时连好莱坞的大导们也设计不出来。

其次,“斯诺克”一词已经一语道破了这项运动防守的重要性,特别是在双方僵持的局面下,防守比进攻更重要。没有进攻机会或进攻的时机不佳的时候,防守是一种机会的等待,中国人的传统哲学讲究“顺势而为”,人要耐得住寂寞,老骥伏枥并不是退缩,而是在积攒能力,为机会的出现做准备,这时的贸然出击是一种不冷静的愚蠢行为,只会带来失败。其实无论做人做事也是这个道理,进退是相互转换的矛盾的两极,古话说“物极必反”“否极泰来”都是讲这种转换关系,退一步海阔天空,是为了更好地前进,防守有时是最好的进攻,而进攻有时会是最好的防守。

再者,度的把握是关键。度,在汉语中是尺和法的意思。在哲学上讲的是质的与量的关系,说的是在界限里,量的增减不会引起质的改变,但要是超过了界限的量的增减,就会引发质的变化。把握度,就是把握界限,使被把握对象的结果,限定在一个最佳质的范围之内。在打台球的过程中,无论进攻还是防守,力量的把握往往是最见功力的,挥杆一击时,其实挥杆者对于母球的最终位置已经有了大概的坐标,力量的控制同时就有了标准,防守贴库、进攻走位精准是每个球手的目标。但在打球中,即使线路准确,力度出现问题也会“问题很严重”,也往往属于重大失误。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涉及一个度的问题,所以,度的把握显得至关重要。爱可以,但不能把爱变成他人接受不了的负累;不喜欢一个人没有关系,那是你的个人感受,但不能把讨厌的情绪变成对他人的攻击和伤害,它最终不仅害人而且害己;喜欢干净可以,但不能成为洁癖,否则会像《红楼梦》里说的:人洁世同嫌;自我欣赏可以,但自视过高看不起人就会招来他人反感,你清高的资本反而会被人忽视……无论做事还是做人,如果“度”不控制,没做到位或者做过了,就会带来后遗症。

当被做到斯诺克不能直线击球时,就只能通过曲折的线路来击打目标球,可以通过击打库边的反弹也可以是扎杆,人生和球台上的线路不可能永远都是笔直的,既然已经没有直路可走,就必须换个角度去考虑问题,找出新的路线来……斯诺克就是这么好玩,它不仅仅是球与球的击打,人生就在这个球台上,只是想得太多了,这球又打输了!

思想开小差,正是大忌。无论生活还是打球!活该又得买单了!